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小说 > 都市 > 白莲花开 > 第一百七十章 初心丢了

白莲花开 第一百七十章 初心丢了

作者:女巫牛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11-28 08:58:46 来源:大海中文

哎哟哟!这小子在愿望井里窥觑那么久,非但没有丝毫感恩,还骂他狗嘴吐不出象牙,太过分了吧?

纵使是千年的朋友,也不能如此口不择言,对不对?

还真当他诸葛老妖是软杮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刚才要不是看他一脸愁容,要死要活的样子,他怎么可能轻易将愿望井打开给他看?

墨荷惦记白莲,诸葛老妖可以理解,可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又关心起贵小菲的命运!简直就是吃饱撑得没事干!

贵小菲跟他有一毛钱关系吗?

贵小菲轮得到他操心吗?

从贵小菲的命盘上看,她可是十年后大泱国最著名的节目主持人,是泱视数一数二的花旦,正是应了那句话,‘凡是打不倒你的事,只会让你变得更加坚强’,贵小菲校考失利的磨难,成了她日后勇往直前的垫脚石,她的成功,绝非偶然!

而且,贵小菲未来的夫君,是泱京乃至大泱国都排得上号的达官贵人。

他自己的烂摊子还在那摆着,竟然有心思去操心大泱国未来的红人,他这么做,考虑到诸葛老妖的心情吗?

看来,这小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都忘记自己姓甚名啥了。

诸葛老妖嘿嘿一笑,翻起左掌心,对着掌心吹了一口气,顿时,逍遥洞内云雾四起,眼前呈现出雾蒙蒙白茫茫一片。

墨荷抬头一怔,立即反应过来,是诸葛老妖在作法。

可他的反应还是迟了点!

云雾骤起骤散。

当云雾消散后,墨荷发现,他被诸葛老妖的神功罩给收了!神功罩不大不小,正好将愿望井和他整个身子完完全全罩住,仿佛量身定做一般,没有任何缝隙。

墨荷动弹不得!更谈不上发功发力了。

诸葛老妖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这一点,墨荷心里清楚得很。

墨荷龇着牙,向诸葛老妖谄媚地笑着,喊道“兄弟,你看,咱们的好朋友白莲在人间安心备考,贵小菲也想通了,我们是不是该切搓一下棋艺?去了人间,我才明白,棋逢对手,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乐事!”

哼哼!算你小子识趣,这么快就服软了。

但是,不治一下你小子的嚣张气焰,你的心思都没边了!以天王花心大萝卜的秉性,你小子可千万别遗传!

这么一想,诸葛老妖仍懒洋洋地坐在逍遥椅上,一副铁面无情的样子,哼哼说道“大难当前,作为红殷谷的子民,我总得尽分力,帮帮青河公主。青河公主的本意是要把你困在月池宫,为了防止你被风荷大师兄陷害,你的朋友我,用神功罩将你罩在逍遥洞,也算为清荷宫立了一大功!”

“老兄,我错了,还不行吗?赶紧放我出来,三日后我就要魂飞魄散,我还有很多事要办呢。我现在得跟时间赛跑,懂吗?”

“你错了?错在哪了?”诸葛老妖不紧不慢地问道。

“是我狗嘴吐不出象牙,你把你的宝贝愿望井借给我用,我连最起码的‘谢谢’二字都没说,我以为你一直不喜欢那些客套话,你不喜欢,并不代表我不必说。弟弟这厢有礼了!”黑荷正想行礼,脑门及膝盖立即碰到神功罩,全身跟遭电击一般,麻疼麻疼的。

墨荷发出凄惨的叫声,当然,他表现出来的凄惨状,不止夸张了一点点。

诸葛老妖心里暗暗发笑。

这小子去人间游历后,最大的进步就是懂得服软,而且,嘴巴也甜了。

“那好吧,念在你知错就改及千年的兄弟情份上,本尊的愿望井再让你用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过后,你必须陪我下棋,否则,我用神功罩直接把你罩住,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墨荷才不理诸葛老妖的威胁呢。

诸葛老妖在他面前说过多少次“如果……否则……”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典型的刀子口,豆腐心!

但墨荷的嘴还是跟抹了蜜一样,说道“小弟在此谢过诸葛老兄!您的大恩大德,小弟永世没齿难忘!”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诸葛老妖再板着脸,就显得不地道了。他右手一挥,神功罩跟气球一样,又渐渐膨胀开来,并就地升起,飘向逍遥洞的洞顶……

墨荷松了一口气,再次忐忑地向愿望井望去。

眼前呈现的是地幽宫灵修湖的景象。

墨荷的心“砰砰”直跳。

地幽宫里的灵修湖,墨荷曾去过三次,每次去的任务都是闭关静养,因此,对于那里的一切,他并不熟悉,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父王也在灵修湖。

灵修湖依旧静美无比,宽大的湖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湖水清澈见底,湖边奇花异草的倒影,在水里形成另外一个美丽绝仑的世界。悬在半空中的冰石玉床上,躺着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虽然,透过井中的画面,中年男子的五官不是那么清晰,但墨荷还是一眼就认出人间的“白以天”,对,传说中的以天王,跟人间的白以天长着完全相同的容貌。

以天王的脸色与洁白的衣服浑然一体,与散落在枕边的黑色头发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看上去就像睡着一样,宁静、安祥。

以天王,好陌生的称呼!这个曾经战功显赫、名扬八荒的以天王,三生三世都行不由衷!

最早的人世,他心悦秦阳公主,可为了名利和天下,他违心娶了天才军事家青阳公主。

在红殷谷,他隐忍几千年,直至以为自己即将魂飞魄散时,才向秦阳公主袒露了隐藏数千年的心迹,没想到秦阳公主被辜负几千年,仍守着最初的爱恋……

再投胎转世,以天王和秦阳公主又遇上了,他们结为夫妻,看似美满的姻缘,可最终还是因为白以天的背叛再次以遗憾告终!当白以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已覆水难收……

以天王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有一句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天王从人到仙,再投胎转世为人,他失败的根源都是丢了初心!他的脚步一直追随着心中无止境的**走,他的眼睛始终被利益所蒙蔽,当他幡然醒悟的时候,往往为时已晚,后悔莫及。

说心里话,墨荷不喜欢以天王!可血浓于水,每每想起人间的白以天摘心救妻、以及死后为等秦朗而心甘情愿在忘川河中受折磨时,他的心,又隐隐作痛!

墨荷突然很想看看以天王痴痴等待的人儿。

愿望井果然神奇,墨荷刚刚想起秦朗,井中的画面立即切换到秦朗的家。

秦朗正在书房里整理数学资料。

高考前三天,学校放温书假,做了一下午数学题的白莲,囔囔说脑袋都被掏空了,要去楼下散散步、换换脑。

其实,白莲去楼下喝奶茶去了。

明天就要高考了,秦朗不再给白莲压力,白莲想玩,就去玩吧。

秦朗看着桌面上一沓沓厚厚的数学资料,感慨万千!这些资料,随着白莲高考的结束,将成为一堆废纸!可她舍不得扔啊!这厚厚的资料里,凝聚着她和王梓汐这两个多月以来的心血!

短短两个多月,秦朗将高中八本数学书,完完整整地学了五本,而且,将龙中一中自编的高考复习本的习题,一题不落地做了一遍!然后,她再根据白莲的情况,甄选习题,让白莲练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秦朗两个多月手把手地教学,白莲的数学成绩终于刷白了17分的耻辱,最近一次市质检考,白莲的数学成绩第一次上了60分!

数学60分,只是龙中美院的限分线。

明天下午考数学,白莲能过60分这一关吗?

真的很难说。

秦朗翻着手上的资料,脸上露出平和的笑容。这时候,再担心也无益,关键是,她们母女在数学这个科目上已经尽了洪荒之力!不管明天考出怎样的成绩,她们都可以无怨无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尽人事,听天命。

努力过后,不管结局如何,都要学会坦然去面对。

秦朗正收拾着,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紧接着,脑壳疼痛万分,她抱着头,顺势坐在椅子上,头上的剧痛瞬间蔓延到全身,眼前立即天昏地暗,身上的力气似乎都在对抗那种锥心似的疼痛,让她动弹不得!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和发际上滚落下来。

秦朗知道,她的病又发作了。她想去客厅拿药,却无力站起来,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身体瑟瑟发抖。

“张妈——张妈——”秦朗喘着粗气喊道。

可此时张妈正在厨房里精心准备晚餐呢。厨房切菜声、排气扇的声音,将秦朗虚弱的声音直接掩盖了。

秦朗痛得意识模糊,她知道,再不吃药,她可能就挺不过去了,明天,白莲就要高考了,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秦朗使出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颤抖着身子,将书桌上价值十几万的中国宋代的钧瓷摆件《荷口太白》推到地上。

“哐当”一声巨响,终于惊动了厨房里的张妈。

张妈循声而来,当她看到秦朗的样子时,立即明白怎么回事。她飞快地跑到客厅去拿药,接着,又飞快冲到书房,扶起秦朗,急促地叫唤“夫人!夫人!药来了,您一定要坚持住!”

秦朗机械地张开嘴,喝下张妈送到她嘴边的药,使劲地咽了下去。

张妈见秦朗已服下药,才匆匆忙忙再跑到客厅帮秦朗倒了一杯开水,怕秦朗等不及,她又往开水里加了矿泉水,然后,服侍秦朗慢慢喝着。

口服杜冷丁后,秦朗的疼痛立即得到缓解。

张妈拎了一把热毛巾,轻轻地拭擦着秦朗脸上、脖子上的汗,心疼地说“夫人,等莲儿考完试,您就去医院治疗吧。您一直靠服药止痛,不是长久之计,这杜冷丁,说是麻醉药,实际上就是毒品的代名词,夫人,您不能长期吃这种药,网上还曾传出,有患者因长期注射杜冷丁,最后成了瘾君子。”

秦朗拍了拍张妈的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张妈,我自己的身子骨,我自己知道,我时日无多了,不想再折腾了。”

“夫人!您瞎说什么呢?您还这么年轻!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张妈说着说着,眼泪便哗哗哗地流了下来。

秦朗之前是十天半个月发病一次,最近天就发病一次,而且疼痛有加剧的迹象!虽然秦朗从来不在张妈面前喊痛,但从秦朗脸上渗出来的汗珠,张妈就知道,秦朗发病的时候,有多痛苦!

“张妈,我于去年就得知我得了脑癌,那时,医生已经宣判我死刑。去医院折腾成人不人鬼不鬼后,再多活个一年半载,有意义吗?据说,不管是放疗还是化疗,患者都极为痛苦,用药物延长的生命,是没有质量的生命,我不想要。”

“夫人!莲儿还小,她需要您!您真的舍得下她吗?她已经没有父亲,不能再没有母亲!”

“张妈,白莲下楼有点久了,应该快就要回来了,你扶我去卧室躺会儿,这里赶紧收拾干净,这个时候,不要让白莲分心。”

“夫人……”

“张妈,别说了,能陪着白莲走完高考这一程,我已经心满意足,接下去的路,要靠她自己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没有父母可以陪伴孩子终老的。”

张妈听闻,不好再说什么,扶着秦朗上了二楼的卧室。

秦朗躺在卧室的贵妃椅上。药效上来后,她不再感到疼痛,也不再感到浑身无力,相反,她的脑瓜还有点兴奋。

这杜冷丁可能真的有毒品的功效。

秦朗贪婪地看着屋里的一切,这个屋子、这个世界、留给她看的时间不多了。她曾在心里默默答应过白以天,用他的心、她的眼,见证白莲的成长。

高考,是一个人成长的最重要时刻,她就要看到了。至于她能不能活到白莲金榜题名时,那还真的不好说。

张妈问她,真的舍得离开白莲吗?

舍与不舍又如何?

她有选择吗?

但凡能好好活着,她会选择去死吗?她五十岁不到!如果人生也有四季,她这个年龄,顶多算是秋季。秋节,一个丰收的季节,一个收获前半生努力奋斗成果的季节!

蓦然回首,她有过事业、有过爱情、有过友情、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她的秋季,也算是硕果累累,只是,她就要死了,用生命换来的别人眼中的功成名就,最终都成了浮云!

一行清泪顺着秦朗晰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墨荷突然感到眼眶发热,泪光立即模糊了他的双眼。秦朗、秦阳公主,一心向善,恪守初心,她为什么得不到善终呢?

老天爷有时真的很不公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