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林客栈 > 第四章、春山剑雨染葱茏

武林客栈 第四章、春山剑雨染葱茏

    武当山的情况并不比嵩山好多少,魔教存心立威,一战剿平武当之后,便放了一把火,将武当真武观烧成一片白地。

    武当山较嵩山更为陡峭,石料、木料运输极不方便,重建工程进展缓慢。

    好在先下山的那批江湖豪客已经聚集了一批人,这些人中有许多乃一方霸主,早年或受武当大恩,或与武当有间接师承。

    武当遭惨祸之时他们由于距离较远,未能尽一分心力,多数抱憾中心,此时见华音阁牵头,早就愿誓死相从。

    有些人不惜倾家荡产,雇佣丁夫将木石输送上山。是以武当山中来帮手助威之人,比之少林寺几乎多了一倍,工程进展,倒也未受太多耽搁。

    武当山的情况并不比嵩山好多少,魔教存心立威,一战剿平武当之后,便放了一把火,将武当真武观烧成一片白地。武当山较嵩山更为陡峭,石料、木料运输极不方便,重建工程进展缓慢。好在先下山的那批江湖豪客已经聚集了一批人,这些人中有许多乃一方霸主,早年或受武当大恩,或与武当有间接师承。武当遭惨祸之时他们由于距离较远,未能尽一分心力,多数抱憾中心,此时见华音阁牵头,早就愿誓死相从。有些人不惜倾家荡产,雇佣丁夫将木石输送上山。是以武当山中来帮手助威之人,比之少林寺几乎多了一倍,工程进展,倒也未受太多耽搁。

    但郭敖却丝毫都不敢松懈。华音阁既然藏有少林寺的武功秘笈,当然也就藏有武当山的。他此时受到群雄情绪的感召,深知自己这样做虽然大违华音阁的初衷,未必能得到财神、仲君的拥戴,但却于江湖大局极为有利,像韩青主等年纪较轻之人就情绪激昂,想要随着他做一番大事业。

    然而,武当也会出现少林那样的不测之灾么?

    重建依然在进行着,由韩青主亲自押送的武当秘笈也运到了武当山上,并没有出什么差错。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郭敖亲自监督,将武当山的溟霜石室重开,用来放置这些秘笈。溟霜石室建成于百年前,墙壁中内嵌铁条钢板,用泥石浇铸而成,厚达两尺。除了仅留的一个门外,连一个小孔都没有。而郭敖就坐在这扇门前,绝不放一个人进入。

    显然,武当山上的每个人都听说过少林寺中发生的事,也就没人置疑郭敖的做法。相反,他们暗暗感激郭敖,因为只有真心想帮忙的人,才会这么在意别人的财物。

    这些秘笈送到武当之后,便是武当的财物了,而且是武当派延续、发展的基石。

    不用等到真武道观完全建成,只要将财物与秘笈交接给清玄道长,华音阁帮助重建武当派的壮举,就算完成了。

    第七日清晨,郭敖携着远道赶来的清玄,小心翼翼地打开溟霜石室的石门,他心中怀着忐忑与不安,深恐看到的又是一堆堆的尘埃。幸好,那些秘笈还完好地堆放在室内,并无一丝损伤。他轻轻呼了一口气,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华音阁本介乎正邪之间,与少林武当多有恩怨。纵然不是水火不容,但也少有往来。少林武当殁后,正道失去两大支柱,风雨飘摇,人人惶惶,派派自危,更说不上联手对付魔教了。谁都想不到华音阁此时挺身而出,挽狂澜于将倒,扶大厦于将倾,尽全力重建少林武当,还正道以希冀。这份胸襟,当真是人所难及。

    群豪目送郭敖下山时,都不禁暗暗发誓,日后就算华音阁再如何欺压他们,都绝不反抗;但凡华音阁主之命,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郭敖的心情也很愉悦,武当重建的顺利冲淡了少林寺中遇到的不愉快,让他顺理成章地将那场诡异的大火称之为意外。

    他率领教众回归华音阁,第一次,感受到了华音阁主那足以制御一切的权力。

    他相信,自己能够驾驭这权力,在江湖中大放一段异彩,就如重建少林武当一般。

    天下有几人有这样的魄力与勇气?

    无尽清波,云蒸霞蔚。

    华音阁最核心的水域霜钰湖上,风烟正盛。白玉牌楼与天仪柱耸天而立,在湖波中投下巨大的影子。

    步剑尘就站在湖畔,看着踏日光而来的郭敖。这个年轻人神采飞扬,似乎满空的日光都只照耀在他身上,让他逼生出无比的气势。

    步剑尘不得不承认,郭敖的表现,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

    尽管,他还没有于长空那超绝一切的霸气,但他能够走出华音阁,力助正道,由外而内建立威信的气度,让步剑尘觉得自己的选择,也许并没有错。

    但他能打败卓王孙么?步剑尘心中殊无半分把握。那个人就仿佛是永远不败的,不但没人能够打败,而且没有人配做他的对手。

    但郭敖也许能,因为郭敖承继了于长空的荣光,独一无二的于长空。

    步剑尘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郭敖站在他面前,恭谨地行了一礼。

    郭敖道:“我现在算不算是华音阁主?”

    步剑尘沉吟着,思索着郭敖说这句话的含义,慢慢道:“只要你能命令动华音阁的人,你就是华音阁的阁主。”

    郭敖也思索着这句话的含义,点了点头,道:“我想请问步先生,如何能让一个人的武功恢复?”

    步剑尘的目光倏然抬起,凝注在郭敖脸上。郭敖一动不动,迎着步剑尘的目光。

    于是,步剑尘的目光散开,望向天际的浮云:“身为阁主,不应太关心别人的死活。”

    郭敖沉默,然后道:“我不能。”

    步剑尘也沉默,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只能做华音阁的代阁主,却不能做阁主么?”

    郭敖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江湖上也没有任何人能知道。步剑尘代华音阁主十几年,将华音阁管理得井井有条。他本身的武功也许并不太强,但又有谁敢向他出手?何况传言步剑尘与仲君私交极好,他实在有足够的理由成为阁主。

    但他没有。步剑尘语调中也有些伤感:“因为我的心不够坚定。华音阁主手中握有太大的力量,也背负着太多的责任。我可以承担这些责任,但却无法控制这些力量。”

    他的目光重新凝注在郭敖身上:“你也一样。否则,在峨嵋山上,你就不会被钟成子控制。”

    郭敖一惊,步剑尘足不出户,但峨嵋山上发生的一切,无不在其掌握。他不由想起了峨嵋山上的那片血红,那时他沉浸在少时的回忆中,施展飞血剑法,杀人无数。那时,若不是李清愁,他的心几乎沦丧。

    步剑尘悠悠道:“你要做阁主,就要让你的心坚定,浮世的一切,不过是筹码,只有你超然于这一切之外,你在博弈——所以你不必再理会别人的生死。”

    郭敖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明白步剑尘的意思。在高位者必须要明大局,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在决断时绝不能受个人感情的影响。

    但郭敖能如此做么?他能放任李清愁全身武功尽失而不管么?也许自己还是无法胜任华音阁主之职吧,郭敖有些悲哀地想着。但他已决定,就算不借助华音阁的力量,他也一定要将李清愁救好!他转过身来,向青阳宫走去。

    他知道,步剑尘若不想答应的事情,无论是谁,无论怎么求,他都不会答应的。

    否则,他就不会居摄阁主之位十年了。

    步剑尘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要将失去的东西补回来,那是神才有的力量,所以,若想恢复武功,当有神的遗物才行。”

    郭敖的脚步立即定住,步剑尘续道:“而今武林中相传为神衹灵物的,只有十件,大部分都在天罗教手中。你若是能将天罗十宝的灞雨环寻来,我就助你恢复李清愁的武功。”

    他再也不多说一个字,消失在氤氲的水气中。

    灞雨环,郭敖仔细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了一遍。

    天罗十宝,天罗教手中,这个讯息包含了什么含义,郭敖很清楚,但他没有一丝的犹豫,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剑。

    上天入地,他都要找到灞雨环!

    但如何才能找到崇轩?如何才能说服他交出灞雨环?郭敖满脸都是苦笑,他可以重建十座少林寺,但却没有把握说服崇轩做任何一件事。

    甚至,他根本没法找到崇轩!

    柏雍舒惬地躺在罗汉床上,倚着的是韩青主最爱的丝竹绣枕,手中拿着的是韩青主最爱的红泥茶盏,喝的是韩青主最爱的雨过天青茶。奇怪的是,韩青主不但不抱怨,而且很服气地扇着自己最爱的紫竹折扇,用自己最爱的小火炉煨茶给柏雍喝。他似乎还生怕柏雍不满意,每煮出一杯来,就面色紧张地等着柏雍评点。柏雍的脸色一直是淡淡的,这让韩青主越来越不安。

    柏雍已经换了一身竹叶青的绸缎长袍,用一条红丝带随便地扎在腰间,仿若魏晋人物,风流倜傥。

    做什么事,就要穿什么衣服,这是柏雍的原则。

    这身衣服,自然最适合林下品风,悠闲自得。

    郭敖踏进青阳宫中时,就看到了这一幕情景。他并没有奇怪,因为他知道以柏雍之能,自可让韩青主俯首。这也让他的愁容稍解,他相信,柏雍一定会有办法的。

    果然,柏雍面色丝毫不变地听完郭敖所说之后,悠然将手中的茶喝完,道:“你想要找崇轩?”

    郭敖点点头。

    柏雍道:“我可以帮你。”

    郭敖大喜。

    柏雍道:“你想要灞雨环?”

    郭敖点点头。

    柏雍道:“没有问题。”

    郭敖惊喜。

    柏雍道:“其实找崇轩极为简单,只不过你没有想到而已。”

    郭敖静静地、很认真地听着,因为,他知道柏雍决不会骗他。果然,柏雍道:“江湖上传言道,本月十五,崇轩要约步剑尘决战于西湖城隍阁,那么,你又何必费心去找他呢?”

    他这一说,郭敖登时想起,步剑尘果然说过此事!要找崇轩真的很简单,那么如何拿到灞雨环呢?

    柏雍悠然道:“那你就要带我去了。”

    郭敖迟疑着,但他并没有把握能从崇轩手中要出灞雨环来,所以,他点了点头。他知道,如果柏雍答应能拿到灞雨环,他就一定能拿到!

    柏雍又拿起一只茶盏来,缓缓饮下,道:“你有空的时候,不妨多来喝几杯茶。”

    郭敖刚跨出的脚步顿住。柏雍放下手中的茶盏:“你的杀气太重,这样不好。”

    郭敖苦笑着,他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做了许多可怕的事,但他能停止么?

    柏雍摇了摇头,道:“城隍阁山高风大,我该穿什么衣服呢?”

    月圆之夜,与先生论剑于西湖城隍阁。

    天罗崇轩。

    柏雍喃喃念着,他的眉头皱起,因为他在沉思着。等他念到第九遍的时候,他忽然道:“我发觉崇轩这个人很难对付。”

    郭敖道:“何所见而言此?”

    柏雍道:“你看他下的这封战书,完全不管别人答应不答应,言下之意,就是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反对。如果没有猜错,步剑尘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非常吃惊,因为这封信出现在他绝想不到、但却一定能看到的地方。”

    郭敖叹道:“你没有猜错。”

    柏雍道:“步剑尘看到这封信,就知道自己非应战不可,因为崇轩既然能将信送过来,就表明他有足够的能力让步剑尘无法拒绝。不但如此,铁剑门掌门、神拳门掌门,九华掌门、吴越王都没有办法拒绝。”

    郭敖皱眉道:“关他们什么事?”

    柏雍笑道:“一定关他们的事,因为他们也都接到了同样的一封信!”

    郭敖惊道:“难道说崇轩同时约他们五人城隍阁论剑?也就是说……”

    柏雍道:“你猜的没错,也就是说,崇轩自信能挫败他们五人之联手!我向来没小瞧过他,但仍没想到他的武功竟然高到了如此的境界。”

    郭敖沉默着,铁剑门伍野照,神拳门周鼎乾,九华陆北溟,华音步剑尘,以及大内吴越王,这五个人的武功均极为不凡,崇轩武功高绝,但又如何抵挡这五人联手?

    郭敖的心沉了下去,他见过吴越王与步剑尘的武功,单这两人联手,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那他又如何夺得灞雨环呢?

    柏雍的手指竖了起来:“你只有一个机会。”

    郭敖很认真地看着他,等着他解释。

    柏雍微笑道:“你要知道,崇轩既然要同时挑战五大高手,必然不会早来,至少要等到五大高手聚齐了,才会显身。这恰好给你留出了足够的时间。你只要……”

    九月十五的傍晚时分,暮色正浓。

    他们正乘着一叶扁舟,荡漾在西湖之上。柏雍映着粼粼的波光,指点天下。郭敖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容。夕阳中,江南山水秀如西子,在西湖四面蔓延着,逐渐露出了一角翼然,仿佛挂于天外。

    那便是城隍阁,余杭城的最高处。

    郭敖踏着染满青苔的石阶,慢慢向上走着。当他的脚步跨入城隍阁时,他的目光也在一瞬之间望到了四个人。

    此刻夜色更浓,烟雨凄迷,四人的脸都隐在城隍阁的风雾之中,看不清楚。但每个人都气度不凡,想来正是伍野照、周鼎乾、陆北溟、吴越王。他们各据厅中的一方,彼此绝不交谈。

    郭敖才一出现,四双眼睛立时全都盯在他身上。郭敖面无表情,缓缓走到阁的中央。阁正中是一只石桌,遥遥与城隍像相对。

    郭敖慢慢坐了下来。他没有说话。

    伍野照冷森森地横了他一眼,道:“小子,你还不走,一会便死无葬身之地!”

    郭敖淡淡一笑,道:“我不走,你们走!”

    伍野照向来心高气傲,闻言大怒,道:“你说什么!”

    他的面前陡然闪过一道剑光。那剑光取的并不是他,而是从他眼前一划而过,夭矫盘旋,宛如一条神龙一般,倏然上腾,凌空变换,恍惚之间仿佛动了几动,但却又似乎并未有发生任何变化。但周鼎乾与伍野照心中却都兴起了一股森然之意,仿佛这一剑直刺进了他们心房!

    两人齐声道:“于长空的剑心诀?”

    一言既出,两人都是脸上变色,相互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恐。伍野照与周鼎乾都是本派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做了掌门之后,更是目空一切。也正是如此,当年于长空游剑天下时,先找的就是这两个人。于长空本想与两人各自一较高低的,但见了他们之后,大为失望,只出了一剑,就将两人击溃。两人大受挫折,回去后苦思苦练,二十几年过去了,于长空那一剑犹在眼前,但两人仍未想出破解之法!

    这击败他们的一剑,正与郭敖此时所施展的一模一样。春水剑法第一式,冰河解冻。

    郭敖悠然道:“这不是剑心诀,这是真正的春水剑法。”

    伍野照脸上尽是死灰之色,强笑道:“剑心诀本就是从春水剑法中演变而来的,剑心诀就是春水剑法,春水剑法就是剑心诀。你既然修成了这等武功,我们两个老头子果然该走了。”

    他脸上尽是萧索之意,一颗雄心在剑光闪烁的瞬间,尽数消磨。

    这一剑,他仍然挡不住!

    郭敖知道他心中所想,犹豫了一下,道:“两位前辈,请将兵刃留下。”

    伍野照霍然抬头,怒火几乎将双目烧赤,他的声音在城隍阁狭小的空间中扭曲变形:“你说什么?”

    显然,铁剑门掌门的自尊让他绝受不了这个侮辱,他宁愿死!他的手一翻,铁剑门第一名剑碧水剑宛如一潭秋水,盈盈握于他的手中。

    周鼎乾跨上一步,叫道:“伍兄,难道你还不明白这位少侠的苦心?”

    伍野照微微呆了呆,周鼎乾目注郭敖,道:“请问少侠姓名?”

    郭敖抱拳道:“不敢。在下郭敖。”

    周鼎乾耸然动容道:“剑神郭敖?”

    郭敖笑道:“剑神的称号,只是江湖上的谬赞而已。在下愧不敢当。”

    周鼎乾脸上也显出一阵萧索之意,摇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我们这些老不死的真该退了!好,咱们的兵刃就给你吧!”

    他的兵刃是一只青铜护手,重重落在供桌上。

    伍野照还在犹豫,周鼎乾笑道:“难道非要将你这柄剑斩断了,你才肯罢休么?”

    说着,将碧水剑夺了下来,并排放在供桌上。拉着伍野照的手,飘然下山:“老鬼,你该庆幸,江湖大事,不用我们这几把老骨头来抗了。”

    周鼎乾的洒脱有些出乎郭敖的意料,但这个结局却是好的。

    他转头,就见陆北溟正盯着他。

    陆北溟的名气并不大,因为九华山本就是个韬光养晦的门派。但上一代掌门九华老人却在江湖上大大有名,号称武林第一人。叛出九华的辛铁石,更是被冠为真气第一、剑气第一、杀气第一、名气第一。陆北溟虽然籍籍无名,但作为辛铁石的师弟,九华老人的亲传,又执掌九华门户,郭敖一点都不敢小看他。尤其是看到陆北溟的眸子,郭敖更是肯定,此人的修为,绝对在伍野照、周鼎乾之上。

    慢慢地,陆北溟笑了:“你修成了真正的春水剑法,看来你已经是华音阁主了。”

    郭敖点了点头。陆北溟的身形站起。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但却有股伍野照周鼎乾所没有的气度:“如此说来,重建少林武当,也是你的主意了?”

    郭敖又点了点头,想到少林藏经阁那场稀奇古怪的大火,又有些黯然:“晚辈只是尽一份心力而已。”

    陆北溟微笑道:“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

    他这句“英雄出少年”说得与周鼎乾一模一样,但其中含意却大为不同。周鼎乾是心伤自己,陆北溟却是真诚地对郭敖加以期许。郭敖感知到他话语中的真意,不由得大生亲近。

    陆北溟道:“你代替步剑尘来,想必有着自己的安排。华音阁也的确可与天罗教抗衡,贫道就不侧身其中了。不过若有用到九华之时,只管来找我。”

    他也飘然下山,铮然声响中,供桌上又多了一柄剑。望着他的背影,郭敖不禁有些怅然。

    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荆州一别,想不到再见你时,你的武功又高出了一大截。当真是江湖之大,无奇不有。”

    吴越王的金冠映在西湖山水中,显得极为刺眼。他斜倚在城隍阁的画槛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郭敖眉头微微皱了皱,道:“既是故人,我不愿与你动手。你走吧。”

    吴越王笑道:“我的风头都给你抢了。你知道么,我本来打算出手将这三人逐走,独战天罗教主的。可惜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你威风。”

    郭敖道:“你也想独斗崇轩?”

    吴越王傲然道:“本王素来有个心愿,便是与当今武功最强的几个人一一交手。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岂肯轻易放过?你想要本王下山,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将本王击败、逐下山去!”

    他霍然起身,傲然立于亭中。他身材魁梧,相貌威严,这一立,登时如虎啸高山,气势逼人而来。

    郭敖笑了。

    因为他有必胜的把握。他看着吴越王,悠然道:“你不会对我出手的。”

    吴越王冷笑。他不相信。他乃天皇贵胄,执掌天下兵权,一呼百应,权势熏天,向来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绝没有人敢阻拦。郭敖又凭什么说他不会出手?

    郭敖的手探进了怀中,慢慢抽出,吴越王的脸色立即变了。

    郭敖手中的东西平平无奇,只不过是一枚蜡丸。若说这蜡丸有什么奇特之处,就是其上印了个小小的虎头。虎头形象奇古,天下只有极少的几个人认识,这虎头跟掌管大明兵权的虎符一模一样。

    这虎头本就是由虎符印上去的,而印的人,就是吴越王。虎符不可伪造,这枚蜡丸,天下也只有一枚。

    蜡丸中封着的,就是天下玄机要图,本在武当山后被柏雍的蹴鞠夺去,如何出现在郭敖的手中呢?

    吴越王心中电闪过一个念头,他不由得大叫道:“你早就知道这蜡丸中是什么了!”

    ——所以毁去的就只是蹴鞠,郭敖早就将其中的蜡丸取出来了。

    这真是好毒的计策!吴越王钢牙几乎咬碎,恶狠狠地看着郭敖。

    郭敖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笑容中有些讥刺,似乎是在嘲弄吴越王怎么现在才想明白这个道理。接着,他将蜡丸用力地抛出。

    吴越王一声大叫,身子陡然拔起,向那枚蜡丸追去。但他又如何追得上一枚小小的蜡丸?一人一丸仿如流星飞堕,迅速湮入了江南烟雨中。

    郭敖知道,就算吴越王能找到这枚蜡丸,也绝不可能在两个时辰之内赶回来。

    两个时辰,他与崇轩的决斗必然结束了。崇轩的武功深不可测,他决不愿意在战前消耗一分一毫的力气,所以,才用了这个计策,诳走吴越王。

    想象着吴越王找到那枚蜡丸时的表情,郭敖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蜡丸里当然有一张纸,却不是天下玄机要图,而是一幅鬼脸,柏雍亲手画的鬼脸。

    那枚蜡丸也是柏雍伪造的,只不过他过目不忘,而且一双妙手旷绝天下,骗过了吴越王而已。

    郭敖盘膝坐下,静候崇轩到来。

    西湖烟雨,是江南最盛之地,山川灵秀,风光软丽。崇轩就随着初生皓月,踏着满山烟雨,缓缓走向城隍阁。

    他孤身一人,没有带任何的帮手。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武功太有信心,还是另有安排?

    崇轩才一出现在山上,郭敖立即便发觉,但他并没有动,他知道,无法避免的大战即将来临,他多积蓄一分力气,就多一分胜算。

    但他能胜得了天罗教主崇轩么?雷霆手法灭少林诛武当的崇轩,一出江湖便震惊天下,虽未出手,然声望已经空前。何况,罕有人知道,少年之时,郭敖就见过崇轩。自那时起,崇轩就在他心中留下了秘魔一样的影子,几乎与恐惧同在。

    他能够战胜这一直亘在他心头的大敌么?郭敖忽然发现自己的呼吸开始错乱起来,他终究无法完全压住心头的不安,所以,他挺身而起,看着那沿着阶梯盘旋而上的人影。

    一串红烛在供桌前亮起。

    那双重华盘旋的瞳子,也似乎越过了烟雨与烛光,落在他身上,将他的一切看穿。在这可穿透一切的注视下,郭敖忽然发觉自己的一切布置都那么脆弱,不堪一击。

    他的手心透出一丝冷汗。

    崇轩的身影宛如跟这夜雾连成了一体,静静停在城隍阁的门口,他的眸子反而隐在了重雾之中,与他的身影浑容成一体。郭敖的手禁不住攥紧。

    他看到了崇轩的笑意:“丹真输了。”

    郭敖一怔,不知道崇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崇轩续道:“少林重建的消息传来之后,我就知道,尽管我下了五封战书,但来的却只有一人,便是你。”

    郭敖忍不住问道:“丹真以为来的是谁?”

    崇轩沉默着,似乎连他都不愿提及那个名字。

    但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他说出来的时候,漫天风雾正紧:“卓王孙。”

    郭敖心也跟着紧起来。

    崇轩的话音中有一丝感慨:“其实我也情愿来的是他,毕竟我们还算故人。”

    郭敖涩然道:“自然是故人,我还知道,财神帖真正的主人,便是你。”

    他的笑容有些苦涩:“萧长野传我们三人大悲极乐剑法、蛊神经、金蛇缠丝手,而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你却传了另外三种绝技:飞血剑法、情蛊、血魔搜魂术。”

    崇轩淡淡道:“你不必记挂此事,我当初传你们这三种武功,也自有目的。李清愁用情蛊帮我解了君山之围,铁恨用血魔搜魂术替我受了洞庭之难,(事详《武林客栈·啸血飞鹰》)而你的飞血剑法,也迟早会为天罗教所用。财神帖的恩情已不必挂怀,如今,你执掌华音,我领袖天罗,我们注定了会是敌人。”

    郭敖深深吸了口气,道:“所以我说服其余几人,便是想要与你一战而定胜负。”

    崇轩的眸子抬起:“如此甚好。”

    郭敖让胸中的豪情不断滋生着,只有这样,他才能压下对崇轩的恐惧。

    漂泊江湖十数年,他从未想过与崇轩决战,因为那就如上天摘星一样不切实际。但现在,他的确站在了崇轩面前,握着手中的舞阳剑。

    郭敖忽然将舞阳剑一抛,铿然声响中,舞阳剑插在了城隍像前的供桌上。他伸手将伍野照的碧水剑操起,道:“既然必定要战,我们为何不约点彩头呢?这柄舞阳剑虽不是天下珍品,却由于长空而成名。我以此剑为彩,你若夺得了此剑,天下人人知道你战胜了郭敖。”

    崇轩沉吟着,道:“不错。当今江湖中再没第二把剑比它有名了。我又该以什么为彩头呢?”

    郭敖淡淡道:“能与这把剑相抗衡的,只有天罗十宝。你随便拿出一件来,便足以为彩。”

    崇轩点头,道:“梵天宝卷、湿婆之弓久不现人间,西昆仑石已入华音阁,惊精香已无,天罗神鞭损于萧长野之手,波罗镜已送丹真,秘魔之影并非宝物,血鹰衣显世不祥,潜龙珏镇于本教总坛。在我这教主手中的,便只有一枚灞雨环了。我便以此为彩。”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在了城隍供桌上。郭敖一瞥之间,发觉灞雨环形状极为古怪,并不像是一只玉环,而是通体赤红如火,又厚又重,倒像是一块玉牌。玉牌的一侧有无数的细丝,结成环状。

    崇轩淡淡笑道:“传说灞雨环力量生生不息,佩之者内息永不穷尽,天罗十宝,妙绝天下,拿来与舞阳剑同为彩质,还是我赚了便宜。”

    他的话音中有些感慨:“若是二十年前的舞阳剑,天下没有任何东西配的上与之并列。”

    郭敖心中微微有些不悦,冷哼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话音刚完,他的剑当胸平平举起,剑意已然腾了出去。城隍阁周围忽然变得一片寂静,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柄剑的控制之下。

    生,或者死,命运或者轮回,都在这一柄剑之下。【7e小说网:m.7exs.com】
猜您还喜欢看
天价宠婚:豪门阔少小甜心
天价宠婚:豪门阔少小甜心
作者:叶四四
小说天价宠婚:豪门阔少小甜心简介:(宠文,甜文)她曾用生命救下的未婚夫,转眼就爱上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转瞬,她遇上一个全城最低调的新贵男人。原...
不灭武尊
不灭武尊
作者:梁家三少
一门被视为垃圾的功法,一个被同门视作废人的修炼狂人,在得到一枚阴阳玉佩之后,一切将彻底改变。十倍修炼速度,令古飞一再突破武道极限,千百年来已...
天庭小狱卒
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大难不死的刘浪意外成为天庭仙狱的一个小狱卒,从此,他和那些犯了事儿的神仙们打成一片,法宝,丹药,仙术,能骗则骗,能抢则抢,敢不给,把那边的老...
妖娆毒仙
妖娆毒仙
作者:傲月暖颜
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
《一世倾城》
《一世倾城》
作者:苏小暖
《一世倾城》为作者苏小暖创作,作品一世倾城章章动人,凤凰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苏小暖精心编写原创一世倾城及无弹窗一世倾城全文免费阅读、TXT...
春野小村医
春野小村医
作者:良人待归
小说春野小村医简介:回乡小农民无意得神农咒语,开始了自己强悍的人生。青山绿水,他要打造一片人间乐土。钱要有,美女更要有!村花校花、人妻少妇…...
《倾世神医:傲娇帝尊,强势撩》
《倾世神医:傲娇帝尊,强势撩》
作者:苏子莘
《倾世神医:傲娇帝尊,强势撩》为作者苏子莘创作,作品倾世神医:傲娇帝尊,强势撩章章动人,凤凰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苏子莘精心编写原创倾世神医...
壹号保镖叶凌天
壹号保镖叶凌天
作者:风流小二
小说壹号保镖叶凌天简介:壹号保镖叶凌天李雨欣小说介绍:叶凌天,神秘部队退伍军人,为了给妹妹凑集五十万的治疗费用不得不给三元集团的千金小姐李雨...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
作者:花幽山月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为作者花幽山月创作,作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章章动人,凤凰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花幽...
退伍兵王沈浪与苏若雪
退伍兵王沈浪与苏若雪
作者:花幽山月
小说退伍兵王沈浪与苏若雪简介:退伍兵王沈浪与苏若雪小说介绍: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
兵王沈浪
兵王沈浪
作者:花幽山月
兵王沈浪...
爆宠痞妻:驭兽大小姐
爆宠痞妻:驭兽大小姐
作者:天狼星娘子
小说爆宠痞妻:驭兽大小姐简介:穿越成异世大陆的家族弃女,受人欺凌?天才驭兽师皇甫雪笑得嚣张。虚伪渣男,白莲花贱女,恶毒继母,无情父亲,打包一...
神级龙卫
神级龙卫
作者:花幽山月
小说神级龙卫简介: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不料一个个美女接踵而至,沈浪陷入各种桃运...
符武通灵
符武通灵
作者:寸舌
符纹师的等级:灵纹师,仙纹师,神纹师,圣纹师。符武,即是最强,也是最弱。墨家少爷墨非,丹田被废,武道无望,从天才沦为废物。但圣纹入体,在圣纹...
娘娘您千娇百媚!
娘娘您千娇百媚!
作者:尼图
初次入宫,她翻墙把皇上压在身下。初次选秀,她公然写情书调戏皇上。初次侍寝,她把皇上的龙榻坐塌了。容嫣就是想撩皇上当皇后啊,皇上的金大腿怎么这...
机械军团纵横修真世界
机械军团纵横修真世界
作者:以惰七少
这是一个地球机甲师,带领机械军团纵横修真世界的故事!机械军团、智能军团、生化军团、龙凤军团、宇宙战舰、星空堡垒……科技武器探讨群:11172...